你的位置: 首頁 > 最新小說 >

左蔓姜正霆免費閱讀 久婚成殤免費閱讀

2020-02-14 18:28:19   編輯:萌果果
  • 久婚成殤

    講真,我看小說從小學看到大學,久婚成殤這本書是我看過的不錯的幾本之一了,文風比較幽默,而且和現在很多現代言情文不一樣,主角性格好,敢愛敢恨,知進退,不矯情不做作,對三觀矯正也很有幫助

    亦離 狀態:連載中 類型:現代言情
    立即閱讀

《久婚成殤》 小說介紹

精品小說《久婚成殤》是亦離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小說,主角左蔓姜正霆,書中主要講述了:明知姜正霆心有所屬,左蔓還是義無反顧的嫁給了他,以為付出就會有回報。后來,他最愛的女人死了,她成為了替罪羊,也徹底成為了他的眼中釘。殘忍的將她關進精神病院,推入那萬劫不復的地獄,只為給他的女人贖罪。那時她才知道,愛上這個男人,是她這輩子犯下的最大一個錯…...

《久婚成殤》 第18章 我死了你就開心了 免費試讀

距離太遠聽不清他們說了些什么,眼看那個男人準備離開,她再也遏制不住內心的憤怒,奮不顧身的沖出來,死死抓住那個男人,“站??!”

“左蔓,你發什么瘋!”周婧寧楞了一秒才反應過來。

在周婧雨過來推搡的那一刻,左蔓先行掀掉了男人的帽子,看著跟何以南照片上一模一樣的面孔,她激動的紅了眼,“是你撞了我兒子,你們原來是一伙的!”

“什么一伙的,你是不是有??!”周婧雨驚慌之下,用力將左蔓推倒在地。那男人趁著這個空蕩,在眾人圍觀下拔腿就跑。

“給我站??!”左蔓激動爬起來就去追,周婧雨還想來拽,她抬手一記耳光打在周婧雨臉上,“你滾開!”

也就是這么一會兒時間,等她人再去看的時候,那個男人早已消失不見。就聽到周婧雨坐在地上嗚嗚咽咽的哭聲,人群中各個對左蔓指指點點,更有不少人拿出手機拍照。

好像受到了鼓勵,周婧雨哭的更加厲害。明明他們才是兇手還有臉露出這種偽裝,她氣憤難平的拽住周婧雨,“別以為那個人跑了你就安全了,現在跟我去警察局說明白!”

“說什么!”聞聲而來的姜正霆大聲呵斥,強大的王者之氣震懾眾人,看熱鬧的紛紛識趣退散。

一看到姜正霆出現,周婧雨立馬委屈的撲到他懷里,指著自己被打的臉哭道:“霆哥哥,你看看小雨的臉,都被你前妻打成什么樣了,還有這——”

周婧雨立馬像邀功似的,將手臂的擦傷全部露給姜正霆看,生怕自己被灌上了惡女的名聲。

看到這些傷痕,姜正霆俊臉染上一層怒氣。上前一耳光將左蔓打在地上,“你真是個心腸歹毒的女人!”

左蔓捂著被打的臉,眼中含淚,不服氣的怒指著正得意朝自己笑的周婧雨,“剛才我看到她跟撞小池的男人在一塊,她才是想要撞死小池的殺人兇手你知不知道!”

周婧雨哭著抱住姜正霆,可憐兮兮的看著左蔓,“蔓姐姐,我知道你不喜歡我,但你也不能信口胡說。我哪有跟什么男人說話,如果你想我走就直說,何必拿這些話來污蔑我?!?/p>

“你少在這里裝了,像你這樣惡毒心腸的女人,死了以后是要下地獄的!”左蔓歇斯底里,用著最惡毒的詛咒。

“夠了,該下地獄的那個人是你!”姜正霆氣得雙眼猩紅,大腦一股熱血沖上頭。

看著姜正霆那雙恨不得將自己吞噬的眸子,還有周婧雨那有恃無恐的譏笑,左蔓忽然清醒過來。

她低低的笑出聲,指著自己心臟,痛心疾首的含淚望著這男人:“沒錯,該下地獄的人是我。是我當初瞎眼愛上了你,連累親人不說,如今殺害兒子的兇手就在眼前也做不了什么。你就信她們吧,等她們哪天把我跟小池都殺了,你就開心了?!?/p>

姜正霆凝視著左蔓那雙悲痛欲絕的眼神,雙拳緊握,牙齒氣的咯咯作響。

周婧雨這時候適當上前,抱緊姜正霆的胳膊,“霆哥哥,蔓姐姐不會是犯病了吧,要不然送去醫院治一下吧,這樣成天在外面多危險啊?!?/p>

“好?!苯а狼旋X的吐出一個字,面無表情的拿起手機撥通了號碼。

很快,楊川帶人趕來??粗麄兊娜蔽溲b,左蔓低低笑出聲。然后揚天哈哈大笑,笑著笑著眼淚從眼角落下。

這個男人是真的心狠啊,連親兒子都不管不顧,偏偏自己蠢,還以為他對兒子至少能好點。

左蔓的笑讓姜正霆心煩意亂,不禁低聲呵斥,“你笑什么?”

“我笑你瞎,笑我蠢?!弊舐爸S的又哈哈笑了起來,聽起來真有幾分滲人。

姜正霆滔天怒火熊熊燃燒,強行拽著她走進醫院,她丟進一間超級VIP病房,吩咐護士將門鎖上由專人看守。

而從始至終左蔓都沒有掙扎,唯一滲人的就是她的笑。更讓姜正霆心煩意亂,不禁低罵一句,“該死的?!?/p>

周婧雨盯著眼前關住左蔓的房間,心中憤憤難平,還以為會把左蔓關進精神病院,卻沒想到只是這樣關起來,

感受到姜正霆射來的冷眸,她馬上掩飾住內心想法,故作委屈的靠在姜正霆懷里,“霆哥哥,你別聽蔓姐姐胡說八道,她說的什么我都不知道?!?/p>

“真不知道,還是假不知道?”

姜正霆低沉帶有懷疑跟警告的嗓音落在頭頂,周婧雨聽的心狠狠顫了顫。再抬頭看向姜正霆時,眼中已經溢滿了淚水,“你不信我?”

“我希望左蔓說的是假的?!苯f話時,將周婧雨從身上一點點扯開,渾身透出攝人冰冷的寒霜。

那雙凜冽的鷹眸仿佛能看穿人內心,被這樣直視著,周婧雨心又不受控制的抖了抖。即使內心已經翻江倒海,臉上卻依舊表現的一臉無辜,“霆哥哥,你相信我,這真的跟我沒關系?!?/p>

姜正霆面無表情的背過身,“你走吧?!?/p>

姐姐死后,跟在姜正霆身邊四年,他從來沒有這樣對過自己。周婧雨慌亂之余,激動的從后面抱住姜正霆,“霆哥哥,我真是冤枉的。蔓姐姐就是妒忌你對我好。姐姐已經去世了,在這世上我只有你一個人了。如果連你也不相信我,那我活著還有什么意思?!?/p>

提起周婧寧,姜正霆冰冷的表情柔和了幾分。他眉頭緊皺,輕輕將周婧雨推開,“好了,這件事情我會讓人調查清楚?!?/p>

“那你還生氣嗎?”周婧雨擦著眼淚哽咽著問。

“你先回去?!?/p>

周婧雨本來還想在說些什么,可姜正霆都已經這么說了,再繼續說下去只會讓他更加惱怒。只得應聲點頭,“那……那我先走了?!?/p>

姜正霆雙手插袋,直到周婧雨走遠之后,才轉身透過門窗看向蜷縮在角落里的左蔓,心中五味陳雜,眉頭皺得幾乎能壓死一只蚊子。

楊川走過來,低聲詢問:“左小姐情緒似乎有點不穩定,要不要送去精神病院在——”

話沒說完,姜正霆便冷冷接了過來,“不需要,從今以后,誰也不準說讓她關進精神病院的話?!?/p>

朝著姜正霆視線看過去,楊川欲言又止,“根據調查,周婧雨小姐確實有點可疑,還要繼續調查嗎?”

姜正霆抿著唇瓣沒有說話,目光定格在左蔓那張絕美的容顏上。良久,才意有所指的開口:“婧寧已經離開四年了?!?/p>

在姜正霆身邊多年,楊川早已有了,即使他不說也明白的默契,恭敬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再查了。老太太那邊,我會想辦法周旋過去,只怕左小姐可能接受不了?!?/p>

“你知道該怎么處理?!苯漤>氲拈]上眼,四年的時間,掩埋了太多的秘密。

至今都不明白。

腦中不自覺想起左蔓剛才那一句,‘是不是我跟小池死了你才會開心!’

這句話,仿佛一個惡毒的詛咒。他猛地睜開眼,覺得心在那一瞬被人緊緊勒住,讓他透不過氣來。

最新推薦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黑龙江11选5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