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頁 > 最新小說 >

重生凰妃太囂張云間月容玦小說全文閱讀

2020-02-14 18:28:38   編輯:枯葉蝶
  • 重生凰妃太囂張

    不錯不錯,重生凰妃太囂張這本書非常好看,文筆極佳,情節有序,故事跌宕起伏,感情線細膩,對每個人物的刻畫都很用心,黑煤球類小說中,當之無愧的頂峰之作。作者黑煤球智商之高,我等也只能把自己的智商按在地上摩擦了。

    黑煤球 狀態:連載中 類型:古代言情
    立即閱讀

《重生凰妃太囂張》 小說介紹

完整版小說《重生凰妃太囂張》是黑煤球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類小說,這本小說的主角是云間月容玦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夫妻三年,慘遭利用,庶姐暗害,奪夫失身。斷手斷腳,死不瞑目。重生歸來,云間月囂張狂笑,渣男賤女,等著老娘挨個收拾!渣夫奸惡,賤女白蓮,庶姐陰毒,貴妃護短。滿嘴奸計,無恥至極。鞭抽賤女,拳打渣夫。手撕庶姐,腳踢貴妃。侯爺在手,天下我有。侯爺:“我有兩個枕頭,娘子想睡哪個?”...

《重生凰妃太囂張》 第8章 妄想 免費試讀

她們倆鬧出來的動靜不小,等外間候著的丫鬟聽見,驚慌地撲過去要將兩人拉開之際,云落凝已經嚇得面如菜色,止不住直哆嗦。

她衣衫發髻全亂了,妝容也花了,雙眼通紅地瞪著云間月,要哭不哭的。

“六公主這是什么意思?”云落凝的丫鬟照人心疼地抱著云落凝,冷聲質問云間月。

她是云落凝的帖身丫鬟,本是寸步不離的跟著。方才也不知云落凝怎么想的,讓她守在外面,沒讓跟著。

結果,就出了這樣的事情。

云間月事不關己地一整衣襟,撫了撫有些歪的發髻。

聞言,她居高臨下地睨那倆主仆一眼,冷笑道:“你算什么東西,也配質問本公主?”

說話間,她看見連鏡和青蘿的身影一同出現在門口。

兩人大約是剛剛回來,還沒明白發生了什么,看見重華宮聚集了這么多人,還小小吃了一驚。

云間月一撩衣擺,在鐫花椅上落座:“連鏡,給本公主掌嘴!”

連鏡還在愣神,青蘿暗中忙扯了一下她的衣襟。

這一來二回就慢了一步,碎玉瞅準這個空隙,小步上前:“公主,奴婢……”

話未說完,云間月一腳將人踹開,不耐煩道:“滾開!本公主沒叫你!”

碎玉被踹到在地,大氣都不敢出,甚至不敢讓邊上的人將她扶起來,也終于明白這個云間月再不是以前那個云間月。

連鏡終于回神,連忙垂著頭上前,依言正要給照人一巴掌時,被照人一把截住了手腕。

照人臉色難看到了極點:“你敢!”

云落凝死死瞪著云間月,指著她的手不住顫抖:“云間月,你別太過分!”

“過分?”云間月好整以暇地翹著嘴角,“本公主在這宮里過分了這么些年,也不在乎這一回……連鏡,給我打!”

“啪——!”

都說仆隨主,連鏡也不是什么好人,當即換了一只手,反手便是一巴掌狠狠甩在了照人臉上。

她打完人,還甜甜一笑:“我敢啊?!?/p>

照人被打蒙了,還不及反抗,又聽云間月道:“本公主心頭怒火未消……連鏡,繼續!”

連鏡抬手便是一套連環十八掌落在照人那張白凈的臉蛋上。

照人的臉立刻就腫了,上面還帶著清晰的巴掌印。她又委屈又惱怒,想還手,又被青蘿反剪著雙手,動彈不得……

“放肆!”

一聲呵斥自門口響起。

云間月挑了挑眉,拿余光一掃,就看見蘇文殃盛裝出現在重華宮,精致的臉上布滿了陰云。

她一向要強,還不是皇貴妃時就喜歡事事壓人一頭,什么都要最好的,也最討厭旁人忤逆她。

卻因皇后不得不壓著性子,如今皇后沒了,宮里她說了算,她便再也不裝樣子了。

以往云間月不分忠奸,對她言聽計從,她倒是沒刁難過云間月,只是根本就不將人當回事。

如今云間月突然竄出來,做什么都不給她面子了,蘇文殃自然將她視為眼中釘,肉中刺!

云間月冷哼一聲,也依舊穩坐不動,就跟沒看見進來的人似的。

云落凝卻放佛看見了救星,梨花帶雨地爬起來:“母妃……母妃你救救我——呀!”

她邊哭邊喊,并努力繞開云間月朝蘇文殃爬過去,誰知中途云間月不動聲色地伸長左腿……

云落凝一時不查,被絆倒在地,“撲通”一聲摔在了云間月腳邊。

“六妹妹,你這是做什么呀?!痹坡淠謿庥謵?,臉上又裝得柔弱委屈,“你打也打了,罵也罵了,為什么還要這樣對我?”

聞言,云間月輕嗤了一聲。

“連鏡,繼續?!彼戳丝醋约旱闹讣?,干脆裝起耳聾眼瞎來。

連鏡看了云間月一眼,只對蘇文殃欠了欠身,而后揚手又是一巴掌對著照人那張面目全非的臉打下去!

這時,旁側突然伸出一只略顯蒼老的手來,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腕,一擋一格,推得連鏡往后退了數步。

“皇貴妃在此,且容你這個賤婢在這里放肆?!”手的主人冷聲道。

說話間,她溫柔地將云落凝扶起來:“沒事了,公主?;寿F妃在此,那些卑賤的人不敢欺負您!”

云落凝陰沉地給了她一個眼色,方才又委委屈屈地跑到蘇文殃身側,哭訴道:“母妃,都是我的錯,你不要怪六妹妹……”

蘇文殃拍了拍她的手,徑直走向殿內在主位上坐下。

她鳳眸一轉,輕飄飄的看了眼裝聾裝瞎的云間月,沉聲道:“本宮代掌鳳印,今日出了這樣的事情本宮也難辭其咎……”

話未說完,裝聾裝瞎的云間月就哂笑了一聲:“你的確難辭其咎?!?/p>

蘇文殃眸光一撇,正要說話,云間月又漫不經心撐著下巴,道:“依我看啊,你還不如早些退位讓賢,交出鳳印,回你的鳳儀宮頤養天年去!”

“本宮是皇上親封的皇貴妃,交不交鳳印是皇上說了算?!碧K文殃閑適地掃了云間月一眼,語氣里說不出的得意,“可惜啊,這宮里說了算的人——不、是、你!”

聽了這話,云間月也不見動怒,還是那副懶洋洋的模樣。

蘇文殃心里沒由來“咯噔”了一聲,不由多看了云間月一眼——這還是那個任她搓圓捏扁的六公主嗎?

從她出現到坐在這里開始,她從始至終沒給自己半分尊敬不說,神色也鎮定,好似早就料到了會是這樣。

蘇文殃皺了皺眉,轉頭與云落凝對視了一眼。

云間月撐著下巴,懶洋洋地掩唇打了個哈欠:“既然你說你是父皇親封的皇貴妃,還代掌鳳印,那這后宮的規矩應該是很熟悉了?”

蘇文殃不知道她打什么主意,下意識道:“那是自然?!?/p>

云間月就笑了,笑容自嘴角漾開,說不出的明媚:“那本公主問你,公主辱罵先皇后應該是個什么樣的罪名?”

蘇文殃一驚,猛地轉頭看向云落凝!

云落凝心里也跟著狠狠一跳,紅著眼為自己辯解:“可六妹妹你也打了我,咱們扯平……”

云間月頭也沒回,冷冷打斷她:“扯平?云落凝,就憑你一個庶出公主,永遠也別想同本公主扯平!”

最新推薦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黑龙江11选5开奖号码 十一选五前三组万能码 安徽快三精准计划 河北排列七开奖结果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 喜乐彩票下载官网 下载六台宝典图库大全资料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选一技巧 基金配资业务 幸运飞艇必胜投注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