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頁 > 最新小說 >

《重生凰妃太囂張》云間月容玦小說全本在線閱讀

2020-02-14 18:28:57   編輯:枯葉蝶
  • 重生凰妃太囂張

    小說重生凰妃太囂張總體構思不錯。人物性格走向清晰。就是更少了那么點點。我可是花錢了。

    黑煤球 狀態:連載中 類型:古代言情
    立即閱讀

《重生凰妃太囂張》 小說介紹

熱門小說《重生凰妃太囂張》是黑煤球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,主角云間月容玦,書中主要講述了:夫妻三年,慘遭利用,庶姐暗害,奪夫失身。斷手斷腳,死不瞑目。重生歸來,云間月囂張狂笑,渣男賤女,等著老娘挨個收拾!渣夫奸惡,賤女白蓮,庶姐陰毒,貴妃護短。滿嘴奸計,無恥至極。鞭抽賤女,拳打渣夫。手撕庶姐,腳踢貴妃。侯爺在手,天下我有。侯爺:“我有兩個枕頭,娘子想睡哪個?”...

《重生凰妃太囂張》 第5章 惹怒 免費試讀

從鳳儀宮出來,云間月稍作猶豫,便又去了長壽宮。

長壽宮里住著不管事的太后,她喜靜,不愛人打擾,免了眾人晨昏定省。

饒是云間月,來十次,也有九次被拒之門外。

“公主,咱們來長壽宮做什么?”連鏡看了看前頭領路的宮女,小聲問道。

云間月眼皮都沒抬一下,淡淡道:“給皇祖母請安?!?/p>

說是請安,其實也是別有目的。

說話間,到了主殿,宮人客氣地替云間月打了簾子,請她進去。

云間月將連鏡留在外頭,自己進了內殿。

許是太后常年信佛的關系,殿中充滿了檀香的味道,光線也昏暗,云間月瞇著眼辨識了好一會兒,才看見跪在蒲團上對著一尊觀音像念經的皇太后。

“孫兒見過皇祖母,皇祖母萬安?!痹崎g月垂下目光,福身欠禮。

太后好似沒聽見一樣,背對著云間月跪在蒲團上,嘴里念著經文,無動于衷。

云間月有求于人,耐心極好,維持著請禮的姿勢,一動不動。

過了一會兒,雍容華貴的老太太緩緩睜開眼,朝旁邊一伸手,伺候在側的張嬤嬤便訓練有素的將她攙扶起來。

“你來做什么?”張嬤嬤扶著太后在椅上坐下。

老太太一襲深灰繡鸞鳳暗紋長衣,雍容華貴,狹長的雙眼半闔,神色淡漠疏離,并不正眼看人。

直到這一刻,云間月才恍然覺得太后同她父皇一點都不像。

不用太后吩咐,云間月在一旁落座:“許久不見皇祖母,間月特來請安?!?/p>

聽了這話,太后臉上依舊無悲無喜,甚至連眼皮都沒抬一下:“少拿忽悠你父皇那套來忽悠哀家……”

說到這里,太后頓了頓,想起什么似的掀開眼皮正眼看了看云間月:“聽說你準了蘇家那三小姐以側夫人之禮入侍郎府?”

這老太太雖然不理事務,成天與青燈古佛作伴,但該她知道的消息一點都不比旁人晚,這也是云間月為什么今日非要來長壽宮一趟的原因之一。

“是?!痹崎g月點點頭,并未隱瞞,“她懷了朱承硯的孩子,皇貴妃讓我讓步,不要讓父皇為難?!?/p>

她不是來告狀的,但太后問都問了,她要不說好像有點吃虧。

太后聞言,捻著佛珠的手一頓,哂道:“蠢貨!她叫你讓步你便讓步,她叫你去死你怎么不去死?”

云間月沒吭聲,抬起頭看了太后一眼。

老太太重新半闔上雙眼,一邊捻著佛珠,一邊道:“原本這樁婚事,就是他朱承硯高攀!如今正妻還未入府,他倒先找個不三不四的人來羞辱你,偏巧你腦子有坑,竟也隨便他羞辱?我若是你,早一頭撞死在承乾宮的盤龍柱前!”

云間月挨了太后的罵,也不反駁,靜靜聽著。

待太后罵夠了,稍微消了氣,又聽她對張嬤嬤道:“你去鳳儀宮回了蘇文殃的話,秦國公府知不知好歹與哀家無關,她若不知好歹,回頭渡臨宮就是她的新去處?!?/p>

渡臨宮是冷宮,里頭住的全是不受寵和犯了事的后妃。

張嬤嬤福身離開,親自往鳳儀宮去了。

等殿里只剩云間月和太后兩人時,殿中氣氛徒然一冷,一股無形的壓力幾乎壓得云間月喘不過氣。

太后不知何時睜開了眼,審視的目光落在云間月身上:“小丫頭,哀家勸你最好不要打哀家的主意?!?/p>

以前與太后不親,她沒察覺到這老太太的厲害,如今只一句話,她便差點打了退堂鼓。

小心思被猜中,云間月也沒辦法后退。

她掐了掐手心,沉聲說道:“孫兒只是想請皇祖母幫襯我大皇兄?!?/p>

雖然她大皇兄有外祖一家支持,可秦國公府畢竟還有個當皇貴妃的女兒,門生遍布朝野,三皇子隨便做個什么就有一大片的人支持,對比起來,她大皇兄就顯得勢單力薄了。

太后并不接茬,拿眼角余光掃了云間月一眼:“你大皇兄是太子,不需要哀家幫襯?!?/p>

話落,她不在搭理云間月,徑直念起了經文。

聽了她一嘴的清靜經,云間月頭大如斗,硬著頭皮道:“皇祖母若是應了孫兒,孫兒便替皇祖母做一件事?!?/p>

當年她父皇能坐上皇位,太后可沒少出力,所以云間月從不認為她現在是個淡泊名利的老太太。

太后繼續念經,依舊不搭理云間月。

云間月深吸一口氣,故作輕松地笑笑:“比如欽定侯容玦……”

“啪——!”

話音未落,太后一掌拍于紅漆鑲螺鈿小幾上,怒道:“云間月!”

云間月嘴唇動了動,剛要說話之際,太后一指門口,沉聲道:“滾——!”

知道戳中了太后轉痛處,云間月也不在多言,沉默地與盛怒中的太后對視了片刻,方才起身離去。

出了長壽宮,連鏡憋著的一口氣才像是松開了:“公主,太后娘娘是不是生您氣了?”

顯然,她剛才也是聽見了太后那兩聲怒喝。

云間月垂了垂眼,挑著唇角道:“沒有?!?/p>

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太后有多在乎這個欽定侯。

“公主!”

身后傳來田姑姑的聲音,云間月頭也未回,徑直離去。

而田姑姑絲毫不覺得自己多么惹人厭,不依不饒地追上來:“老奴找你半響了,你來這里做什么?方才皇貴妃……哎喲!”

沒等她將話說完,云間月抬腿便是一腳直接踹在了田姑姑的膝蓋上!

田姑姑痛呼一聲,剛要跪下來,就又被云間月扯住衣襟給拽了起來:“田珍,本公主給你臉了是不是?!”

她厭惡地將人往后推開,轉身正要走,突然聽見身后傳來田姑姑的慘叫。

云間月愣了愣,猛然回頭看去——

只見田姑姑被一只腳踹飛,擦著云間月的衣角,撞到了不遠處的墻上!

云間月驚駭地睜大雙眼,瞪著眼前的人,都忘了讓連鏡去看看田姑姑死沒死。

那人著一襲月牙白長衫,模樣清雋,好似凜冬的梅花,凌寒冷厲。他長眉若柳,眼梢細長,眸如寒潭,獅鼻薄唇,銳利如刀的視線輕飄飄的落在云間月身上,涼薄寡情。

兩人隔著距離相望,云間月幾乎是下意識地吐出了他的名字:“容玦?!?/p>

最新推薦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黑龙江11选5开奖号码 十一选五的走势图吉林 今天股市为什么开盘 快乐8规则 期货配资平台来荐金多多预约 北京十一选五彩票图 体彩快乐3快乐扑克三 中国福利彩票快乐双彩官网 快乐10分20选8除3法 11选5赚钱方法 幸运28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