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頁 > 最新小說 >

李峋許佳茵小說主角 李峋許佳茵小說主角

2020-03-17 17:59:55   編輯:發呆草
  • 嫡女重生:夫君請接招

    不得不說這種幽默修古代言情的書很難得,文筆也很不錯,嫡女重生:夫君請接招這本書打算一追到底了,作者白魚加油。

    白魚 狀態:已完結 類型:古代言情
    立即閱讀

《嫡女重生:夫君請接招》 小說介紹

獨家小說《嫡女重生:夫君請接招》由白魚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,主角李峋許佳茵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十一月的京城,天色早早就黯淡下來。寧遠侯府,作為嘉恒王朝執掌軍區的大府,此時已經開始忙碌起來,再過半個時辰,寧遠侯就要歸府,昏沉的視線中,一盞盞的燈籠高高掛起,將厚厚的雪地映照的通紅。...

《嫡女重生:夫君請接招》 第八章 背后的手 免費試讀

那不過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小丫頭,梳著雙頭髻,一張青澀的臉上寫滿了驚慌,像是一只被獵人圍捕的小獸,站在那里止不住的顫抖。

翠兒?

眾人紛紛詫異,在場的人都認識她,但誰也沒有想到,她竟然會謀害大小姐?

翠兒本是府里買回來的丫頭,七歲就進了許府,由于她家原先是賣花的,便得了個侍弄花草的活計,可能真是天賦問題,連老夫人都夸她侍弄的花草好,又因為性子溫柔軟綿,與府里很多下人都交好,連平常與人紅臉,都很少見。

就是這么一個人,竟然會謀害大小姐!

田嬤嬤也沒有想到會是她,“翠兒?竟然是你撒的桐油?”

翠兒被嚇得臉色蒼白,再也堅持不住,撲通一聲跪在地上,“大小姐,奴婢不是有意的,桐油是不小心灑在那里的,奴婢想著待會再回來收拾,誰想……”說著她跪著向前爬了幾步,一邊磕頭一邊哭著解釋:“奴婢不是有意的,奴婢是斷斷不敢害大小姐的呀……”

“你不敢?”

許佳茵笑了笑,“現在天氣寒冷,湖面早已結冰,而我摔倒的地方,冰面卻預先讓人給破開了?!彼f著,嘴角的笑意一點點的凝固住,最后變得森然。

“你哪里是不敢,你分明是想置我于死、地!”

翠兒聽了她的話,再也顧不上磕頭,瞳孔慢慢放大,最后跌坐在地面,一臉的難以置信……

眾人聽到這里,還哪有什么不明白的,一個個往旁邊退去,好像地上的翠兒有什么致命的瘟疫一樣,唯恐沾染到自己,就連平時和她要好的小丫鬟,都是一副不認識她的模樣。

誰都沒有想到,要害死大小姐的,竟然會是這個后花園打理花草的小婢?

“翠兒,你為什么要害大小姐?”田嬤嬤上前厲聲問道。

“不是的,不是的,我真的不知道……”

“還不從實招來,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了!來人……”

翠兒猛地一個激靈,知道再這么下去,自己是難逃一劫了,謀害大小姐的罪名,不僅是她自己,恐怕就連她的家人都難以幸免!

她哭著向前爬了幾步,猛地拽住大小姐的裙角,哭喊道:“大小姐,大小姐真的不是我呀,是,嗚嗚,是管家,是他讓我這么做的,求您饒了我吧,我是真的不知道他要害您呀!”

眾人聞言,嗡的一下就炸開了。

許佳茵收斂了一下心神,她知道翠兒后面肯定有人指使,不然她一個園藝丫頭哪有這個膽子,但是,她沒有想到的是,會是這個人……

“你說的是……”

翠兒抬起滿是淚的臉,“大小姐,我說的是大管家,許管家呀!”

許府的大管家,許全?

“是他,就是他讓我在那個時間把桐油倒在那里,我真的不知道砸開湖面的事,也不知道大小姐會經過那里呀?!?/p>

“你……”許佳茵正要在問什么,突然又聽到一陣腳步聲,回頭一看,不禁一愣。

“阿娘?”

來人正是她的阿娘,黃氏,她一身白狐貍皮大氅,神色焦急的走進執法堂,身后還跟著她的兩個大丫鬟,摘星和挽月。

黃敏芝沒理眾人,只一步上前就握住了許佳茵的一雙小手,直到感覺到她手心溫熱,才緩下一顆緊繃心來,見她還一臉無辜的表情,忍不住嗔怪道:“茵兒,你剛剛落水,身子本就受了風寒,不好好躺著,怎么又跑出來了?”

她本來身子就不好,今天因為女兒落水,更受了一場驚嚇,看見女兒無恙熟睡后,她才去偏殿小憩了一下。誰成想,一回來就不見了女兒的蹤跡,縱是再好的性情,此時語氣里也帶了三分責怪。

“田嬤嬤,你也由著她胡鬧!”

“阿娘別怪嬤嬤,是我執意要來的?!痹S佳茵拉了拉黃氏的手,語含嬌憨。

“夫人,您就別擔心了?!?/p>

蕭姨娘走上前來輕笑道,她剛剛還在看好戲,心底里暗自可惜,那桐油怎么沒把許佳茵摔死在冰湖里,就見黃氏匆忙趕了過來,她又怎么會放過這個機會,立刻上前冷嘲熱諷。

“我看佳音也沒有什么大礙,精氣神好著呢,這不,還把執法堂的狄媽媽給打吐血了?!?/p>

黃氏聞言一頓,她沒有理蕭姨娘的陰陽怪氣,掃視了眾人一圈,最后將目光落在田嬤嬤身上。

田嬤嬤立即上前跟黃氏耳語,眾人只見黃氏的臉色從剛開始的驚訝,一點點變得肅然,最后簡直讓人不敢直視,她死死盯住……還跪在地上的翠兒。

“來人,把這個丫頭給我壓起來,我要親自審她!”

田嬤嬤一聽,知道黃氏是真的動怒了,要知道,在黃氏還是姑娘時,也是個眼睛里容不了沙子的主,后來因為生大小姐傷了身子,需要靜養,才不再管事,將管家一職交給了大管家許全,現在她知道了來龍去脈,又怎能不怒,曾經委以信任的人,竟然要害自己的女兒!

只是她這身子……

“夫人,不能動氣呀……”田嬤嬤一臉憂色的勸道:“這翠兒說的話還不知是真是假,萬不可先氣壞了身子?!?/p>

就在此時,外院的一個小廝進來稟報。

“夫人,老爺回府了,聽聞大小姐落水一事,正急著要見您呢?!?/p>

黃氏頓了一下,良久才緩下心中那口悶氣。

“也罷,佳音,先隨我去見你父親?!比缓蠛蘼暤溃骸鞍堰@個丫頭也給我壓去正堂,交由老爺親自審問!”

她話音剛落,就見翠兒突然渾身脫力似的癱坐在地,一臉死灰。

圍觀的眾人見狀,也不禁對翠兒心生憐憫,許府的掌家人回來了,以老爺平日里的行事作風和對大小姐的寵愛,就算翠兒真是受人蒙蔽才做下的錯事,怕是也難逃一劫了……

……

許府正堂里,許家大老爺,許致遠,端坐在主坐,一臉的肅穆。

許家世代書香世家,到許致遠這一代,已經是四代在朝為官,是京中有名的清貴之家。許致遠年紀輕輕就考中探花,又長得面如冠玉,曾經游街打馬,風光無限,即便如今已經年逾四十,留了美髭,還是可以看出少年時的風彩秀貌,只是,雖然許致遠相貌生的很好,脾氣卻很是古板嚴肅。

如今他官任戶部侍郎,堂堂正二品朝廷大員,那一身氣概與官威,可不是說笑的,此時他端坐在上,不怒自威的表情,不禁讓下面的眾人俱是心中惴惴。

許致遠下手坐著的黃氏也是一臉的嚴肅,只有黃氏身邊的蕭姨娘,還是那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表情。

許佳茵就坐在她的對面,蕭姨娘的那副嘴臉,自然沒有逃過她的眼睛,見她一副全然看熱鬧的樣子,心中也懷疑起來。以她的那副腦子,如果真的參與了此事,是斷不會是現在這幅樣子,至少不會像現在這么有恃無恐,蕭如梅還沒這幅本事。

翠兒跪在堂下,以頭蹌地,顫抖的就像一條在風中凌亂的柳絮,等待著最后的決裁。

許致遠看著跪在下面的翠兒,沉聲道:“你所說的,可都屬實?”

最新推薦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黑龙江11选5开奖号码 qq炒股大赛 幸运28害了多少人 中国福利彩票双彩网 11选五开奖宁夏规则 河南福彩快3今天预测 协安期货配资 甘肃快三下期预测号码 银行基金配资业务 博乐时时彩平台官方网站 燕赵福彩排列7综合走势图